香港深圳物流 > 獨家報道

尋味|食材與地域的碰撞,每一口都驚豔味蕾!

2021-07-06 編輯: 威海新聞網·Hi威海城市客户端

  “漸臻佳境”是人們對於味道最美好的嚮往。千百年來,善於發現美食的中國人不拘於“法”,在味道江湖不斷探索嘗試。從大山深處到廣袤海洋,從東部沿海到西北內陸,充滿智慧的中國人,在一次又一次的食物“碰撞”中,邂逅新的味道。這種味道,正是“臻境”風味。

  01


  與大多花不同,蓮花總以“淡”的感覺出現在人們記憶中。香味淡雅,泡出的茶也不似菊花、玫瑰那般濃烈,靜下心細品才得其滋味。不過,蓮花泡茶,香氣雖淡,口感卻十分圓潤。

  威海塔山賓館的香水蓮靚雞湯便是從蓮花茶中得到啓發,將取自台灣的九品香水蓮給雞湯作配,中和雞湯濃膩口感的同時,也在人的舌尖來了場味道“本源”的碰撞。
  “雞湯蒸三小時最好。”威海塔山賓館的陳師傅説。來自清遠的麻雞皮薄而骨軟,將雞肉剁好洗淨,浸入水中,再輔以寥寥幾片葱、姜、白芷入鍋蒸煮,無需過多調味,相比現在越來越偏向“重口味”的烹飪,這道湯更注重食物最本真的味道。

  還未開放的蓮花,表面僅能看到綠色花萼,湊近些,還能聞見生果子獨有的草香味兒。雞湯煮好,便人為將花萼剝去,黃色花瓣倏忽地綻放,亭亭玉立,清新淡雅,一股若有若無的香氣也縈繞開。

  香水蓮泡入蒸煮好的雞湯中,嘗口肉質鮮美的雞肉,再舀勺清澈透亮的湯,雞肉軟嫩,雞湯清甜不膩,細細品味,一時竟分不清是貪戀蓮香的清爽,還是雞湯本身的鮮美。

  02

  時間愈長,中國人也越不拘泥於食物本源味道的碰撞,而更青睞追求食物與技法“空間”上的融合。
  味覺是最刁鑽敏感的。走在大街小巷,若是哪户人家飄來佳餚香味,必得深吸口,暗自點評下滋味。而相比突出食材原味的魯菜來説,麻辣鮮香的川菜,只消聞那麼一下,便能勾得人幾米外走不動道兒。
  將來自海洋的食材與來自四川的椒搭配,威海塔山賓館的私房炒蟹和海皇嫩豆腐並不追求純正的地方特色,而更偏重於南北方食材與技法的融合。

  螃蟹的味道,是再多的麻辣也蓋不住的。
  舀一勺由蟹肉、高湯炒出的雞蛋,麻辣的滋味兒便直在舌尖上跳舞,卻並不是除了辣就寡然無味,鮮香的蟹味兒自入口便鮮明的跳脱出來。
  覆着麻辣汁的豆腐,配上碾成沫的炸蝦,裹一勺送入口中,軟嫩的豆腐與炸脆的蝦沫在舌尖碰撞,麻辣的味道自入口便一直為這鮮味兒作配,味覺在這一口得到了極致地享受。

  藴含着地方特色的麻辣菜品,最大限度滿足了食辣人羣對川香的眷戀,也兼顧了沿岸人民對河海鮮貨的依賴,鮮與麻並存,色香味俱佳,與其説是特色佳品,倒不如比喻為不可多得的美食。

  03

  眾口難調,不僅南北方飲食差異大,即便是在同一個省份,不同地域的飲食習慣也各有不同,多年也吃不慣外地菜的大有人在。
  但食肉者對烹飪的地域差異似乎更寬容些。不管什麼做法,只要肉質香嫩,汁液鮮美,便能立刻叫人垂涎三尺。倘若風味更具特色,那定然會叫人念念不忘。
  威海塔山賓館的蒜子炒梅肉便是一道風味佳品。豬上肩胛部位的梅花肉因長期活動,口感細膩。用料醃製完後,和炸好的蒜一同入鍋翻炒,兩個極具風味的食材便巧妙地融合在了一起。
  帶皮炸好的蒜,內裏如土豆般軟嫩,又不失其蒜香風味。嘗口醃好的肉,再咬下外皮被炸的酥脆,內裏卻如土豆般綿密的蒜,肉香和蒜香味兒在舌尖碰撞,鮮嫩與綿密交織,引得人口水直流。

  04

  “味道的碰撞”總是以一種潤物細無聲的姿態,一以貫之在中國人對美食的探索中。
  在這漫長的探索裏,國人因此發掘出食物的不同口感,在時間的研磨下,實現不同菜系的融合與創新。

  這碰撞與融合,正用一種充滿包容的方式,小心翼翼地尊重每個地域的飲食與特色。(Hi威海客户端記者 殷龍嬌/文 劉彬/圖 劉思冰 薛航/視頻)
值班總編:孫
複審:譚立勇
編輯:李木易